歡迎來到重慶商儒管理培訓機構官網!

十六年專注企業管理培訓、咨詢

生肖时时彩开奖视频 www.duqirf.tw 打造最受尊重、最值得信賴的管理培訓咨詢機構

咨詢服務熱線

023-68697809

真正的好領導,都能高質量連接所有人

時間:2019-06-11 11:06:52



團隊成立和前進過程中會遇到各種難以預料的挑戰和難題,對此透明溝通?創始人、內在科學研究院創始人托馬斯·希伯爾在近期的演講中為我們提供了新思路——


他談到“歸屬和成為”在人類成長和發展歷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作為領導有更多責任去為員工創造歸屬感和發展機會。


希伯爾還結合自身經歷詮釋了自我聯結和內在平衡的作用,這些因素將更有效的幫助領導者實現高質量的連接所有人。


過去17年,我一直在世界各地游歷,幾乎跑遍了地球上所有大洲。我和成百上千萬的個體或者是大型團體一起工作過,發現他們在生命中遇到的一些挑戰和問題,是具有普世性的。


我今天也想跟你們探討一下,我們所面對的這些普世性的挑戰是什么。


01 歸屬與成為


我發現在人類成長和發展歷程中,有兩個非常重要的驅動力:歸屬成為。


歸屬,Belonging,是有意義、充滿支持性的關系,是關系中的一個功能。當你看向你自己的生命時,歸屬感對你有多重要?你歸屬于何方呢?很多人犧牲了很多自己的生命能量,就是為了找到一種歸屬感。


成為,Becoming,是能夠自由成長和發展的、去成為的自我。當每個人真正活出自己期許的樣子,也就是內在潛能完全釋放出來時,一定非常喜悅。


我相信人類的喜樂和健康,與這兩個驅動力是息息相關的。


回看自己,在你成長和發展的過程中,你內在的感覺是什么樣的?當你生命中沒有任何發展的可能時,你的感覺又是怎么樣的?當你的生命中缺乏有意義的關系時,你又是什么樣的感覺?


1.創造一個自由發展的環境


我相信在座很多人,都正在做自己的事業,或者是準備去開創一番自己的天地。當我們在創業時,其實我們是創造出了一種環境,對教育、發展以及健康來說,最重要的一個元素就是創造一個合適的環境。


多數時間,你要做的并不是告訴大家你應該學什么,而是創造一個環境,讓他們能夠自由發展。


創造一個有意義的環境,就意味著創造了一個健康的關系,意味著提供了一個健康成長的可能性。


在社會上,成功的基本要素,是我們怎樣能與周圍的世界相聯系,讓事業持續發展。以潛能為導向,創造有意義、健康的環境和關系。


這一切并非從外在開始的,而是從自己的內在開始的,只有當你自己被激勵的時候,當你在自己身上找到動力的時候,才真正的會有創造力、靈感產生。


所以,當我想把自己的創造和靈感帶到世界時,就需要去創造一個有意義的關系,和他人進行連接,這是至關重要的。


但現在的情況是,很多人精神上已經精疲力竭、燃燒殆盡,感覺被掏空。很多企業轟然倒下,恰是因為沒有辦法真正創造團隊凝聚力,創造一種可持續發展的能力。


現在,就讓我們從自己開始,去連接那個“歸屬”的力量,去發展,去“成為”的那個力量,感受它是如何讓你充滿生命力的。


2. 放下“對”“錯”的濾鏡


你覺得自己是很開放、很樂意傾聽和分享呢?還是有一點害羞,有一點退縮,覺得我跟他不太熟,不想分享呢?讓你自己在另外一個人面前展示出來的時候,你的舒適感和不舒適感大概到了什么樣的程度?


無論你感覺是怎么樣的,不要判斷這個感覺的好壞對錯,而是看這種感覺是什么。


我們時?;岢兩詼源淼南低持?,總是透過一個對錯的濾鏡來看這個世界,凡事用對錯的標準去衡量和評判,當你這樣做的時候,就喪失了生命的很多可能性。


對與錯的系統,其實并不是只在公司、單位、機構中會被強化,在日常的生活和人際交往中,對錯的評判都更像是通用的規則。我們常常因為“對錯”的觀點,衍生出了批判、抱怨與責怪。


在處理關系的過程中,如果關系質量不太好,不要怪別人,最好是首先看自己,反求諸己。這是對的,但中國人常常說要對自己好一點,因為老是把不好的原因都推在自己身上,人生會很累。很多時候,抑郁癥就是這么來的。


面對這種情況,應該如何平衡呢?大部分也做不到完全的反求諸己,怎么辦呢?


停止譴責,停止抱怨,不論對自己還是對他人。至于怪誰這個問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怪誰,都是在回避自己當下真實的情緒體驗。


當我們在說不要去責怪外部環境,看向自己的時候,不是說要責怪自己,而是看向自己。即使我們很多人常常說“都是我的錯”,這也沒有更多的幫助,因為可能常常是他們把一種自我防御機制給內化了。


可能在我們尋找歸屬感的過程中,會把真正藏在體內的自己犧牲掉,更多地活成了我們應該成為的那個人,而不是我們真正是誰。


3. 揭開“困難”的面紗


這中間肯定會遇到很多困難,“困難”這個詞就像一塊遮羞布,遮住了很多真實的體驗和真實的東西。


所以,當我們問“日常與你的客戶、老板、家人的關系中,會不會有一些困難的時刻?讓你覺得最困難的情景是什么”時,應該把“困難”這個詞換掉,看看真正讓你感到困難的東西是什么。


我們訓練了很多咨詢師和治療師,在做督導的過程中,常有人跟我說“我有一個非常難搞的客戶”,我就問:“這個難搞的客戶在哪里?是在外面的世界,還是在你自己的心里?”


當我們說一些情景和困難的時候,我們真正感到困難的、要去聯結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如果我是一個商業領袖,不能常把“非常難搞的人”“非常不好的雇員”掛在嘴上,雖然抱怨他人確實非常容易,但總抱怨外面的人,并不是什么好的解決辦法。


處在領導者位置上,就有更多的責任去為員工創造一個讓他們有歸屬感和成為(發展)的機會。


因此,就需要一些工具和一些方法,來幫助我向內問自己一些嚴肅的問題,比如:


我所謂的困難對我到底意味著什么?


我相信很多時候“困難”這個詞是跟情緒體驗相關的。當我在說很多事情很困難的時候,其實我掩蓋住了一些我真實的情緒體驗。


當我說我的生意處在某個困難階段時,其實我真正在說的是現在這樣的情景讓我感到害怕。


可能我開了一個感覺不好的會議,因為我在會議上覺得被羞辱了,有一種羞恥感在心里。


也有可能在我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和情況,沒有辦法和身邊的人有很好的連接。



當我們看向工作和生活的時候,“長時間的工作”會在我們身上創造很多壓力。但當我們真正觀察這一現象的時候,真正高能量的時刻是在我們感受到靈感、充滿創造性的時刻。當一個人和他內在的創造力靈感相連接的時候,這種創造力讓我們覺得生活是充滿生機的。


回想一下,當我們處在困難的人際關系中時,感覺通常不好,但突然進行了一個非常激動人心的對話,精氣神可能突然就沖高了。


反過來,在生活中,當你真正發揮創造力,創造出一些新東西的時候,會覺得非???,你感覺你的神經系統就像在冒出很多很神奇的氣泡一樣。


也有可能5分鐘之后突然遇到了一些非常嚴重的沖突,你的情緒就會立馬跌落低谷,勞累感也會油然而生。



當我們在一天中遇到不同層面的情景時,內心的精神氣可能會一點點降低,生命力也會隨之變低。這時,很可能會說“啊,我的壓力好大!”


然而,我們使用“壓力”這個詞的時候,并不會對我們所處的情景有任何幫助。


最開始“壓力”是用來形容我們體內的神經系統的活躍程度的。我們卻通?;嵐選把沽Α閉飧齟首魑豢檎諦卟?,來遮蓋住我們本身的一些真實體驗。


它可能是對于事業能否成功的擔心,也可能是與某人發生了沖突,或者其他。要命的是,我們經?;嵐顏廡把沽Α痹諛騁皇奔潿文謁嬪硇?,以至于我們忘記了真正要做的事。


4. 人和人之間的能力和動力的差異性


人跟人之間是不一樣的,那么人跟人在歸屬和成長的這兩個關系中,他的能力和動力是不是有很大的差別?


因為有的人可能更喜歡歸屬感,就跟他人有更多的聯結。有的人和他人的關系處理得非常的糟糕,但是他的自我成長、自我發展又非常杰出,非常棒。


對于這個問題,有兩種方式來解讀這個差異。


在我生命一開始的時候,我是待在某個地方的,感覺很安全,感覺到被?;?。但慢慢地,我感覺到無聊,并且對某個方向的東西產生了興趣,就朝著興趣方向走。


好奇心把我帶向了世界,好奇心變成了勇氣、創造力。我想去探索世界,我想在世界上做出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墑?,作為一個孩子,我會感到害怕,壓力非常大,這種恐懼感會把我帶到我父母的身邊。


這樣,我才能放松下來。于是,我的身體變得非???,神經系統慢慢冷靜下來,我可以去睡覺,可以去消化我的食物,真正感覺到有家。


但如果當我感到害怕,想要回家時,你卻不在家里,即使我回到了家里,還是和我的恐懼待在一起,我并沒有感覺到安全。


當我在家得到了足夠的東西的時候,我又有好奇心了,然后家對我來說又變得好無聊,我要去一些其他的地方。



很多人有長期慢性的恐懼,就是因為沒有人在家。當我的商業項目進行得并不順利的時候,會感覺我非?;襯钅歉靄踩牡胤?,但它其實和商業項目本身并沒有任何關系,只和我們的過去有關。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過程,如果這個運動運行得良好,那就太棒了,因為如果一個人有能力把自己的潛能激活,就會帶來很多新的好的變化。


但如果當他有創造力、有一些創意,卻又必須將其隱藏起來時,他就沒有什么發展潛力,也沒有什么可持續的未來了。


02 普世性挑戰


1. 臨在、當下


我們所說的“臨在、當下”的本質,就是安住在我們所在的地方,此時此地。當我們真正安住于此時此地,我們才真正在與周圍發生聯結。


然而通常我們在和他人說話時,并不是真正身心合一地和那個人待在一起,因為他們的腦子總在想其他的事情,要么是在過去,要么是在未來。


但真正完整的體驗生命的能力,是去做一個“臨在”的事情的非常重要的條件。所以“當下、臨在”其實是一種我們能夠感覺到的東西。


如果我們的團隊中有一些人遇到了困難,那這個團隊的領導者,或者這個公司的老板,必然需要一個時間去真正發現問題所在。


想象一下,當你在非常失落和沮喪的時候,身邊有個真正陪在你身邊的人,這種關系本身就是一個充滿智慧的環境。


智慧,不是在頭腦這里的東西,而是充滿于你的整個身體,通過身體去和世界相連,這才是智慧。


成功,并不代表我們就變得有智慧了,也不一定意味著我們就是一個真正的成年人了。


一些領導人,在被激怒的時候,常常就像一個5歲的孩子那樣做反應。從這個層面看,就是一個5歲的孩子正在運營著整個公司。


所以,真正能夠與大家聯結的能力是領導力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作為領導,首先要能夠與他人相聯系。


但現在我們面臨著很多分散注意力的東西和誘惑,并且把原本存在于我們大腦中的噪音外化到我們的手機上。


比如,當我們和他人交談時,同時還在看手機信息發消息。


不管對誰,這都不是一個好的相處方式,尤其是對于未成年的孩子。當然,這對于既是企業家,又是孩子父母的人來說,更不容易。


我們總是通過和父母的基礎的關系,去學習到如何與他人相連接的。當我們在看向我們的根源的時候,我們也會知道我們將去向何方。


這也就意味著當我知道我與我父母的基本關系模式的時候,我也可以參與去看如何在我的婚姻和公司中創造出一些模式和環境。


對于孩子來說,當孩子遇到困難的時候,他唯一需要的就是父母的陪伴。對于家長來說,他們唯一需要的就是臨在。即便在成人眼里很隨意的時刻,但對于一個孩子來說,至關重要。


家長、父母,他們是讓孩子這一棵種子成長的土壤。孩子的安全感、創造力、自我欣賞的認可,是孩子的種子上生發出來的東西。


就像你在土壤里面種了一棵植物的種子,這棵種子是一步步生長發芽的,不是一夜之間突然長大的。我們的創造力和安全感也是一樣的,也是慢慢成長的。


父母與孩子的關系,“原生家庭”對我們成長后新組建的家庭、事業有重要影響。


有個比喻叫做“復制粘貼”,它的力量還很神奇,當組建新的家庭時,原生家庭對自己產生的印記和影響,會透過一系列復雜的機制,復制粘貼到新的家庭、公司關系中去。


當我們面臨沖突有壓力的情況,童年的創傷被激活時,我們的心理狀態可能退行到兒童時期——在家庭關系中,3歲的孩子可能面對的是5歲的父母,企業關系中,下屬面對的可能也是心理年齡只有5歲的孩子。


這個動態的復制粘貼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如果我們是在一個非常健康的家庭中長大的,我們就會創造出一種既可以讓自己有很好的歸屬,又能讓自己真的成為自己的健康的婚姻。


對于有些人來說,要么在婚姻中我需要自由,要么我要竭盡全力確保你是開心的。通常有想要自由和想要非常緊密關系這樣兩種人,他們也通?;崤齙揭黃?。一般也是在家庭和婚姻關系中,我們可以真正看到我們與他人建立聯系的能力。


但保持臨在,去感受自己,知道創傷更多是童年時期神經系統應對困難發展處的功能,它是童年的英雄,但是它也有后遺癥。


當我們明白這個,能夠保持與自我的聯結感受,也是可以自我化解一部分的。


2. 創傷


商業要求高度的精準性、專業度與職業精神,而很多人也將很多人性的面向視為弱點、缺陷,視為一個人缺乏力量的表現,尤其是對領導者而言。


而領導,是一個與“人”相關的藝術。我們在工作中面對的充滿沖突和困難的時刻,很多與參與其中的個體密不可分。


為什么我們會遇到非常多的困難情況?因為我們本身就生活在一個受傷的世界中,由科技所帶來的創傷癥狀變得越來越明顯了。


通常大家對創傷有很深的誤解,將其視為弱點與不堪。其實,創傷并不是我們正在經歷的某一個困難,而是在經歷一些難以承受的情境的時候,發生在我們體內神經系統中的一個反應。


同時,它是我們的神經系統通過幾千萬年演化而產生的一種重要功能,它幫助很多人生存、存活了下來,它也曾經是我們童年的英雄。但同時,它也有非常長時間的副作用和影響力。


對于領導者來說,知道一些關于創傷的基本知識對自身是大有裨益的。很多沖突和很多困難性的時刻,是受創傷的一個表征而已。


當一個人在你面前,他對你所說的話有一個條件性的反射的時候,你要知道那是他體內的某個創傷正在被激活,在發生作用。


創傷是通過不太合適的關系而產生或者激發的。而當一個領導者有能力創造一個非常高質量的連接時,這就成為了應對創傷和沖突的解藥。


在這里,我還要提下婚姻關系?;橐齬叵滌Ω檬撬泄叵抵兇罹叱逋徽帕桶蕕墓叵?,意味著付出和占有,因此也就是圍城的關系。


佛家和儒家通常都會講的“這是我的錯”,跟今天的內在科學研究的角度是一樣的。但“我的錯”只解決了當下的沖突,并沒有解決根本問題。


當我們說“那是我的錯”時,其實已經把一種防御機制給內化了。這并沒有太大的幫助,因為我們通常被權威或者父母教導說“這都是我的錯”,為了真正成長,找到自我自由,我認為我們應該要放下這個機制。


同樣,我也認為我們的文化可能需要重新調整一下現有的架構,我們應該放棄測評工具中經常說的“什么是你的優勢”“什么是你的缺點”。因為當我們說一個東西是缺點的時候,通常認為它是沒有智慧的。


但實際上,很多我們視為缺點的東西,具備著非常智慧的功能,并且在更早期階段,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當一些人有壓力時,整個情緒就會陷入到恐慌或者困惑的狀態,其實這種困惑并不是問題,而是一個非常有智慧的功能。相比于真正感受到恐懼,困惑可能是一個更有智慧的選擇。



關于婚姻這個話題,對于人類來說,進入一段關系是許多人深層次的動力,因為他們都希望自己處于一個健康的、滋養的關系中。


當我們自己體驗過一個充滿滋養的家庭是什么樣的時候,就會知道這樣一個家庭對我們的生命有多么重要的價值。


很多人可能會失眠,會有強迫性的想法,沒有辦法真正放松下來。這通常是失去家園的一種表征,同時也是缺失安全感的一種表現。


在一個健康的關系中,對我們的社群做出有益的貢獻,是我們每個人內心的渴望。我們通?;岣惺艿揭恢終倩健頤塹暮⒆詠ㄔ煲桓黽彝?,因為我們的孩子需要家庭這個容器去學習關系。透過關系,他才能更多地了解生命。


我相信現在所處的時代,基于生存模式而產生的婚姻正在逐漸淡去。


從進化的角度來看,婚姻具有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讓我們生存下去。但現在自由獨立的人越來越多,他們可以自己賺錢養活自己。也正是這樣一個時代,讓我們重新審視什么是親密關系。


我們并不知道準確的答案是什么,因為它正在發生,是我們要共同探討、共同發現的東西。


與此同時,關系也在不斷演化和進化。對于很多人而言,傳統的婚姻制度已經不適用于他們了。我相信我們很多人都處在這種轉變中,舊的、不適用的親密關系版本正在消失,我們正在共同創造和發現一個新的親密關系版本。


從心理學、人類發展以及依戀心理理論來說,我們會越來越多地知道一段真正成熟的關系意味著什么。同時我們也要能夠偵測到我們體內那些依然年輕、尚未成熟的部分,以及體內的創傷。


我們所說的圍城,其實是由冰建造而成的,所有處于婚姻圍城中的人,都是用冰建造了圍城的墻。


創傷是我們口袋中裝的一堆堆冰塊,創傷是固化的、凝結的、被冰凍的生命。


這就是為什么很多成功的人覺得在公司中自己很棒很成功,回到家就覺得很緊張的原因。


然而我們卻沒有意識到,所有關系中最大的困難,存在于婚姻中,存在于我們與孩子相遇的過程中。


任何我們嘗試在家庭或者某一地方避免和逃離的東西,都會在另外一個地方再次出現,只能逃得了一時。


如果真的能夠遵循內心的召喚,去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如果婚姻真的是一個圍城的話,我們就要知道婚姻就是我應該做的功課。因為如果我避開了這個圍城,一定會在其他地方建造起另一座圍城。


3. 善于跟自己和解,是否阻礙“成為”?


特別是在中國,很多時候領導者都說要對自己狠一點,否則沒辦法進步啊,它似乎形成了一個社會性的理解和共識,但它和真正由自我驅動原則是不一樣的。


真正由自我驅動原則,是一種內在的召喚,是真的在遵循自己的原則,擁有自己的創造力,哪怕感覺到害怕、困難,也能夠穿越恐懼。


你也可以在保有恐懼的同時,仍然去完成你覺得使命召喚的那件事情。你的喜樂和平靜,來源于你激活了你的創造力。


在我看里,你并沒有因為你的“歸屬”損害了你“成為”的這個原則。


普遍來說,“對自我誠實”和“對自己狠一點”,是兩碼事。我相信對于每一個領導者來說,其實他們是有一個內置的對自我誠實的系統的。


當我說“我還好”“還不錯”的時候,這個內在的自我,對自我誠實的機制就會讓我看一下,我的內在是真的沒有問題了,還是其實依然有很多沖突,或者很多破碎化的東西在那里。


這里可能還有一個精神性、靈性層面的概念,來幫助我們合理化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如果是這樣的話,它的確會阻礙我們的“成為”。


但如果我們將自己真正暴露在一個坦誠的自我機制下面,傾聽全世界的反饋,這就是一個健康的自我覺知的過程。


03 游歷對我的影響


1. 自我聯結,更加智慧


17年前我開始游歷全球時,我用一種非常激進和極端的方式改變了我的生活,我感受到了一種召喚,就是做我現在正在做的工作。在全球各地進行我的訓練和教導,教導人們如何在關系層面建立一種能力和競爭力。


對于那些像我們這種生活在文化中,或者是想生活在文化中,而非離群索居、居住在寺廟的人而言,我們可以在真正遵循內心召喚的同時,也和我們所處的文化有很好的聯結。


所以,當我開始在全世界游歷的時候,就有機會學到很多東西。


每個人與自我的聯結當中,他的歸屬與成為在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有不同的質感和味道。當然,不同之外,還有一些普世性的原則和價值。


我感覺在旅行中的每一次對話過程,都讓我的內在世界變得更加豐富。尤其是當我們真正開始聯結的時候,一些獨一無二的、永遠都不會重復的東西,可能就在此刻發生了。


智慧像一臺超級電腦,當我們用一種非常臨在的方式經歷、回看我們生命時,就像在不停地掃描生命的二維碼。


我相信,我們與自我的聯結是通過關系的方式成長起來的。同時,當我們愿意待在一個困難的關系當中時,只要這個關系是合適的,就是一種學習。相當于存在我硬盤上的二維碼,我會在一些相對容易的情況下,輕易看到那些二維碼。


但對于有些人來說,我們沒有辦法通過掃描二維碼的方式馬上識別出他的各種特征時,也可以學到一些新的東西。比如我解決了一個困難,就會把一個新的二維碼信息儲存到我的芯片上。未來遇到同樣情境時,就不會覺得困難了。


可以說,我的自我聯結是通過關系的練習慢慢成長起來的。這使我們變得更加智慧。


2. 任何時候都保持平和溝通


我們溝通時會分成兩種不同方式,一種是情緒溝通,一種是邏輯溝通,我更希望現在的溝通方式是邏輯式。


一般來說,在壓力非常大或者非常興奮的情況下,我們很難與身體保持較好的聯結。


因為在我們的整個系統中,是有身體上的知覺、情緒上的知覺和思維上的知覺的。


在一個高度理性以及高度科技化的時代,我們常?;嵬松硤遄隕淼母芯跏鞘裁囪?。


通常,我們把注意力所放上的地方,就是我們的能量所去往的地方。但與此同時,我們又經常忽略“呼吸”這件在我們出生之后立馬就學會做的事情,不管環境如何,呼吸就一直與我們相伴,深深地貫穿于我們的身體以及神經系統中,它是我們最古老的功能之一。


這也意味著,當我們面對巨大的困難和壓力時,總是能夠通過呼吸來找到我們的內在能量。


透過呼吸這種方式,我們可以去歸順和調節自己體內神經系統的活躍程度,然后就可以更清晰地感覺到我們的身體情緒和意識的活躍程度是什么樣的。


一旦我們對其他人進行一些評判,情緒通?;岜冉锨苛?。但只要我能夠真正安住在自我體內,就能變得更加開放,能夠更多地看到他人身上好的方面。


我們內在的平衡狀態是可以輻射周圍人的。


比如在公司里,有人被激怒了,這時我們可以提供非常臨在和當下的冷靜方式,使被激怒者的神經系統慢慢受到感染,進而感受到安全。


這樣,就能讓雙方真正從一個充滿壓力的環境下解放出來,進行充滿創造力的對話。


這種神經系統的相互規訓和協調機制,也是我們可以學的一個東西。


最后一個非常重要的點,就是沒有任何地方寫著我們只能獨自一個人面對這個困難。雖然在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會更情愿自己一個人獨自掙扎。但反轉“自我隔絕”的創傷本質,就是要找到一個有支持性的關系來支持自己。


我認為成功的要素是:


當我真正掙扎時,我知道我能夠去向什么地方,找到那些能夠真正支持我的資源。


對于商業領袖也是一樣的,不管孤軍奮戰了多久,都可以到外面去尋找一些資源,一些支持,來幫助自己共同處理這件事情。


友情鏈接/LINK

咨詢熱線:023-68697809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QQ:1241628411

報名熱線:白老師13883429138地址:重慶市渝北區海王星大廈B座4樓

版權所有:重慶商儒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渝ICP備17016654號技術支持:遙陽科技全程提供網站建設網絡推廣服務

手機掃二維碼 隨時隨地

獲得我們相關課程資料

關注我們最新動態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023-68697809

白老師13883429138

13983998347


微信公眾賬號